HOME88必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赤字率拟按2.8%安排,比去年预算高0.2个百分点;财政赤字2.76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赤字1.83万亿元,地方财政赤字9300亿元。”从各方面综合情况看,今年实施的2.8%的赤字率是适度而合理的。目前我国经济受到较大的下行压力,财政政策必须进行逆周期调节,也就是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既包括减税降费,也包括扩大赤字增加债务,这两项政策可以单独实施其中一项,也可以两者同时实施。从政府工作报告可知,我国要实施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政策,按照预测,今年各项减税降费将会给企业减负2万亿元左右。减税降费给企业和社会减轻负担,但也同时影响政府财政和社保收入的增幅。那么,用什么办法弥补收支缺口呢?最常见的手段就是扩张赤字,增加债务。但赤字扩张到什么程度最为合适,业内专家见仁见智。一些专家认为,无论怎样扩张赤字,都应该坚守3%的赤字率红线。而另一些专家则认为,赤字率增加到4%甚至6%也都是可以的,不必作茧自缚。2018年我国赤字率是2.6%,因此人们普遍预测,2019年提高赤字率是大概率事件,问题只在于是提高到3%以上还是维持在3%以内。政府工作报告给出了2.8%的答案。赤字率确实提高了,但在3%以内。这个数字是审慎的、适度的。一个国家的赤字率保持在怎样的水平,并没有什么金科玉律。目前人们常常引用的所谓警戒线,来自1992年欧盟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该条约规定,加入欧盟的国家,不应有“过度赤字”
, 一是赤字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不应超过3%,
二是政府债务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不应超过60%。这两条常被国内专家描述为“国际警戒线”。这两条标准实际上是欧盟成立时各国讨价还价博弈的结果,并不是一个科学的定律。实际上,按经济学观点,
影响扩张性财政政策可持续性的最重要因素并不是当期的赤字率和负债率水平本身,
而是未来时期财政的偿付能力,而偿付能力又是由未来时期的利率水平和经济增长率之间的关系决定的。经济学家们对财政可持续性的度量方法虽然各不相同,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
即都把经济增长状况作为具有决定性影响的核心因素。经济增长速度高,财政对赤字和债务的承受能力就高,反之,如经济增长速度低,财政对赤字和债务的承受能力就低。所以,赤字率和负债率并不是衡量财政政策可持续性的最重要因素。当然,债务风险大小与赤字率和负债率的高低还是有非常大的关联的,债务风险必然随着赤字率和负债率的提高而剧烈提升。但到底哪个点是风险的临界点,科学研究并未提供令人信服的结论。采用怎样的赤字率,要根据经济发展和防范风险进行综合权衡。我国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90.03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8.39万亿元,中央政府债务余额14.96万亿元,总的债务余额33.35万亿元,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7%,而2018年的赤字率是2.6%。无论负债率还是赤字率,距离《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所谓红线很远。当然,我们看到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数据,实际上是已经发行的债券余额,但地方政府似乎还有不少隐性的和或有的负债,这些数据一直处于灰色地带。这必然增加债务风险,对此一点也不能掉以轻心。同时,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也给未来偿债能力带来一定的负面预期。从这个方面来说,赤字率确实不必大幅提高。一方面大幅度减税降费,另一方面又不能大幅度举债,那么,是不是收支缺口无法弥补呢?对此应该有新思维。一方面,可以通过优化支出结构;另一方面,可以通过更加精细化的管理,通过严格、科学的绩效预算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同时,政府也要进行自我革命,真正过紧日子。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中央财政要开源节流,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通过这些手段,可以节约不少资金。另外,由于实行大幅度的减税降费,可能短时间带来财政增幅的降低,但由于企业和居民减负,有效带动生产和消费,各项税收的税基因此会进一步扩大,而税基的扩大会抵消税率下降带来的减收,使得减税降费带来的收支缺口,得到自动的弥合。这样,也就没有必要大规模地扩大赤字了。(作者为财税史学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