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是民营企业遇到困难较多的一年,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浙商也是对市场反应最为灵敏的一个群体,很多问题都是在浙江率先反映出来。  一位浙商对记者表示,实际上,浙江的企业从2017年年底就开始感受到流动性危机,市场、政策等多重因素影响造成一定比例的大企业、大集团,乃至上市公司大股东出现流动性困难,在2018年不断演化和加剧。  浙江正在探索从信贷、股权、债券、基金等多种路径解决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今年2月20日,浙江省委省政府召开金融工作座谈会,提出实施融资畅通工程,要建立三张名单和一个平台,分别为:需帮扶纾困企业名单、需支持的优质企业名单和正常经营又需要资金的中小微企业名单。平台是把所有的企业相关信息整合到一起,为银行提供信用体系支持。  3月28日,浙商证券(11.250,0.53,4.94%)董事长吴承根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17年10月浙江发布凤凰行动计划以来,浙商证券作为省属上市券商,成为浙江省金融办“凤凰行动专班”的牵头单位之一,截至2018年末,浙商证券IPO项目储备12单,其中省内6单;省内债券项目储备21单。  2017年-2018年,浙商证券完成浙江省内IPO项目5单,募集资金25.54亿元;完成省内并购重组项目5单,累计交易金额97亿元,配套募集融资17.44亿元;完成省内上市企业再融资(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4单,募集配套融资43亿元;完成省内企业新三板挂牌共计20家。发行省内公司债、企业债共计34单,融资规模达345亿元。  作为首家进驻浙江的股份行,浦发在浙江已深耕25年。28日,浦发银行(11.220,0.19,1.72%)杭州分行行长助理高建兵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浦发在2016年底与浙江省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承诺五年内提供逾1000亿资金支持,目前融资总额已超过800亿。截至目前民营企业授信客户数在浦发杭州分行占比达91%,贷款余额占比达71%。  “我们推出了系列举措,包括实施无差别信贷加大信贷资源投放、减轻企业债务成本、推进产品服务创新、落实困难民企帮扶政策等。”  风险企业的五个共同特征  一位去年参与了不少浙江企业流动性风险事件处理的金融机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出问题的企业有五个共同特征:一是过度投资;二是很多企业很大但内部管理失控;三是遇到困难的企业普遍杠杆率较高,而且负债结构问题比较突出,长中短期债务的结构不合理;四是求大而不求强,在一个领域竞争力不强就又跨到另一个领域;五是部分还是存在投机的心理。  对于浙江盾安集团流动性危机的处置进程,一位盾安债委会成员单位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经过去年大半年时间的努力,基本实现预期的目标,企业生产基本稳定,瘦身健体工作有序推进。  “现在市场有积极的信号,政策力度较大,但远没有到风险解除的时候。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要做的是瘦身健体,聚焦主业。”一位浙江的上市公司董事长表示。  2018年造成企业流动性困难一个重要原因是2017年四季度以来民营企业发债困难,恢复债市对民营企业信用债的信心,是维护民营企业流动性安全的重要路径。央行的民营企业发债工具试点就是在浙江市场发出的第一单。浙商证券也在近两年加快新的债券创新品种开发,为湖州市城投发行全国首单城投类公司绿色债;为台州市金融投资有限公司发行浙江省首单纾困债(全国第四单),助力地方政府为民企纾困。  吴承根表示,公司这两年成立三个纾困基金,各50亿规模,用于加强对浙江民营上市公司的帮扶,目前洽谈的企业很多。  2017年-2018年,浙商证券完成浙江省内IPO项目5单,募集资金25.54亿元;完成省内并购重组项目5单,累计交易金额97亿元,配套募集融资17.44亿元;完成省内上市企业再融资(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4单,募集配套融资43亿元;完成省内企业新三板挂牌共计20家。发行省内公司债、企业债共计34单,融资345亿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