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这个问题,马来西亚Kuala Pilah(
瓜拉比拉)议员拿督哈山马立的回答是:到2050年,马来西亚有望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他说,根据“全球竞争力报告”,马来西亚不止是亚洲发展中国家中最具竞争力的经济参与者,也是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中国有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而马来西亚也有2020愿景。1991年,在第一个工业总体规划下成立Perusahaan
Otomobil Nasional Sdn
Bhd(Proton)约六年后,由马哈蒂尔·穆罕默德领导的政府制定了一项长期的国家发展蓝图,希望马来西亚在2020年成为发达国家。
“2020愿景”设想了一个在经济,政治,社会,精神,心理和文化方面得到充分发展的国家。如今,距离2020年前仅两年,马来西亚著名经济学家Jomo
Kwame

Sundaram认为:马来西亚在2020年成为一个发达国家的愿景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取消。马来西亚的愿景变成了到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自1957年独立以来,马来西亚整体都在保持较快速度发展。尤其是自1970年以来,马来西亚的实际GDP年均增长6.4%,实现了近半个世纪的快速包容性经济增长。曾经依赖农业和大宗商品出口的经济增长,使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更加多元化的现代经济体。马来西亚也是开放和有竞争力的,与全球产业链有着密切的联系,特别是在制造电子产品、机器设备、医疗产品等方面。所以,马来西亚在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迅速复苏,2007年全球经济危机后,内需驱动经济复苏进一步证明了马来西亚经济的韧性。马来西亚GDP变化(图1),2017年为3145亿美元。图1马来西亚GDP增速(图2),2017年增速5.9%,近几年维持在5%-6%的水平,90年代曾经有一段时间保持超高速发展,高达10%,但是,98年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增速-7.359%,但是,99年迅速恢复到6.138%,由此可见,其复原速度之快。图2马来西亚这么多年来,确实发展得不错,在很多方面的表现都优于大多数亚洲国家,2017年人均GDP为9945美元,超过东盟平均水平(中国为8836美元),现在,马来西亚贫困人口不断减少,收入差距也在缩小,从而催生了一个相当庞大且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财政方面,马来西亚的财政赤字从2009年占GDP的6.4%的峰值降至2016年的3.1%。这一进展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重大的结构性改革。在税收方面,政府于2015年4月推出了以消费为基础的商品及服务税(GST),提高了税收征收的透明度和透明度,拓宽了过于狭窄的税基。马来西亚是亚洲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之一,消费税的实施帮助抵消了油价的大幅下跌,2014年至2016年间,该国石油和天然气财政收入占比减半,达到六分之一。在支出方面,政府在2009年启动了一项影响深远的能源和食品补贴合理化计划,目前已基本完成。为了缓解商品及服务税和取消补贴(尤其是对低收入人群)的政治和经济影响,马来西亚政府在2012年推出了一项名为BR1M的收入支持计划,其中包括向收入最低的40%家庭转移收入。此外,政府还对水果、蔬菜、食用油和汽油等低收入群体消费倾向较大的商品提供了大量(可以说过于宽泛的)消费税豁免。在这一包容性战略的基础上,马来西亚经济的成功还得到了其独立而权威的央行主导的审慎货币和金融政策的支持。马来西亚拥有亚洲第三大债券市场,也是伊斯兰金融的全球支持者。马来西亚当局从1997

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中认识到了宏观审慎措施的必要性,如严格的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和杠杆限制购买住宅,这些帮助国家应对资本流动的波动性和近年来资产价格。根据世界银行2018年7月的人均国民收入人均业务准则和分析分类的定义,高收入国家的人均国民总收入至少为12,235美元。所以,从数字上来看,马来西亚还是有希望实现高收入国家的目标的。那么,马来西亚为什么在2020年不能成为发达国家呢?原因很简单,发达国家最基本的定义,一个拥有工业化经济的国家,马来西亚过去二十年的经济发展也未达到成为全球工业强国。Jomo
Kwame

Sundaram表示,“自本世纪初以来,由于过度依赖服务业以及依赖外国投资,而国内投资者正在国外投资,马来西亚已经去工业化,”虽然其中一些对外投资创造了理想的结果,马来西亚投资者和公司已成为技术所有者,但大部分资金被投入到英国和澳大利亚的房地产领域。马来西亚不是一个技术所有者或创造者,而仅仅是使用者。虽然服务业的增长支撑了马来西亚,但与中国、韩国相比,马来西亚在工业发展方面基本上落后了。它并不拥有世界领先的高价值产业。高附加值产业将支持高价值服务业的发展

这是马来西亚缺乏的先决条件。可以肯定的是,制造业仍然是马来西亚经济的支柱。在2018年第三季度,制造业占该国GDP的22.8%。然而,这低于1996年的29.1%和2005年的31.4%。实际上,马来西亚制造业的增长在过去二十年中已经放缓。它在1996年同比增长18.2%,2000年增长18.3%。然而,在2005年,增长率仅为4.9%,而在2017年第3季度增长率为7%。根据第二个工业总体规划(1996-2005)的规定,该国未能实现制造业的增长目标

该部门在此期间仅平均增长6.2%,远远低于每年9.5%的目标。根据第三个工业总体规划(2006-2020),包括农业部门在内的制造业预计平均每年增长5.6%。预计到2020年,GDP的贡献率将达到28.5%。马来西亚成为发达国家,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