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耀斌编者按/一种在市场中只卖几十元一百元的保健品或者药品,居然能够以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价格卖出,而且持续不断。这并非是只有营销人员创造的奇迹,因为正创造这个奇迹的,还有另外一个群体——空巢老人。这一群体正在成为一个特殊行业的俘获对象,他们动辄以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价格购买推销的保健品或者药品。这些药品或者保健品的销售者,多会声称这些保健品或者药品对于保健养生乃至重症的治疗,有着十分神奇的效果。这样的情况,早已不是孤例。于此时,恐怕不只需要关注的是“空巢老人”的照护与精神关爱,正如反腐需要用治标赢得治本的时间一样,针对这一现象的强化监管,业已是当务之急。一线调查俘获“空巢老人”:九旬癌症老太被卖18万元壮阳药中国的“空巢老人”,在成为一个特殊的财富群体的同时,也正在成为一个特定群体的“俘获目标”。他们时常被“推销者”萦绕,并购买回价格不菲的保健品甚至药品。通过一系列空壳公司运作,有这样一群人游走在北京各大社区,目光盯着“空巢老人”的口袋。北京海淀区的九旬老人李老师就有这样的经历。《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卧底调查,近距离观察这些所谓的药品和保健品,是如何被“销售”给老年人的。在《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甚至出现有一位90多岁的癌症女性患者,购买18万元含壮阳成分的保健品用于治疗的情况。在采访中,记者发现,70岁以上的老人,是被“俘获”的主要目标。4月16日,50多名做局者再次将近百名70岁以上的老人接到北京房山区长阳镇赵庄观光园,向他们销售声称能够治疗各种癌症的“谷麦经典”产品。李老师则成了会议组织者对外推销的典型,这些老人在鼓动和诱导下纷纷购买。记者选择了报警。“他们用保健品,甚至是三无产品当药品,高价卖给我们老人,这应该是诈骗吧!你们记者都可以深入现场收集证据,相信警方更有能力将这些诈骗犯抓捕归案,不要让老人再受害了。”面对记者,李老师后悔不已。甜蜜“免费”4月16日早上六点半,李老师和老伴被北京泰丰千年生物科技公司(下称“泰丰千年”)派来的车从家里接走,说是邀请参加公司的回馈活动。上车之后,工作人员很贴心地递上糖油饼、牛奶等早点给李老师夫妇,并且不停地嘘寒问暖。车停在六里桥附近,换乘大巴,大巴里坐满了和李老师年龄相仿的老人。车往南开,一路上,工作人员都在严格要求参会的老人们,不许用手机,不许和儿女家人联系,不可以对任何人透露行程。而司机在经过数十个站点停靠,绕了很多圈后,车终于在位于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赵庄观光园停下。类似农家乐的观光园里,同样也有先抵达的一大群老人。众多的工作人员把老人们往会议室领的同时非常警惕,有一个摸出手机看时间的老大爷引起工作人员的注意,他的手机被暂扣了。接着,杨总监再度强调了会场纪律,说谁要是打电话,就马上送走,不许参加活动了。杨总监就是对接李老师、自称“杨一”的女孩子。这种神秘紧张的氛围,让李老师回忆起3个月前……1月的一天下午,刚刚午休醒来的李老师在家里接到了这样的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听上去清脆利落的年轻女声,自称是北京维勤大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维勤大医”)的杨一总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