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日本方面承认中日之间在钓鱼岛附近有“领土领海争端”,但在此次撞船事件中,日本已经不再提这个说法,开始谈钓鱼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前原外相能够拿到这些成果,释放中方船长便顺水推舟。  不论是作为国土交通大臣,还是9月17日以后作为处理扣押中国渔船事件的决策人、直接负责处理中日钓鱼岛问题,前原诚司的一举一动,都成为了日本媒体报道的重要对象,很多时候对他的报道超过了菅直人首相。  事实上早在2010年8月底,前原诚司作为国土交通大臣来中国参加中日经济高层对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记者注意到他。一些人还记得2005年12月他作为民主党党首在北京外交学院的讲话,那时他谈到了“中国的现实威胁”,结果第二天他发现中国民众再看他的时候眼光变了。“后来回到日本,前原很有些后悔。”一家大报的政治部长对笔者说。  “中国威胁论”的扩音器  前原诚司在日本政界是个大放异彩的人物。  1991年,29岁的前原刚刚从松下政经塾毕业,便开始从政,参加了京都府议会议员的选举,并一举成功,成为当时年龄最小的议员。这也是前原后来走向国家政治的开始。1993年参加众议院议员竞选,让他再度成功。  2005年9月17日,前原通过竞选成为民主党党首。那年12月,他先后访问了美国和中国。出访前,前原在东京的一所大学里发表了演讲,他说:“日美安全保障,日本防卫对美国的单方面依存是日本过度依靠美国的一个表现。”严厉地批判了当时的执政党自民党的对美追随政策。  到了美国以后,在美国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发表演讲时,前原开始大谈“中国军事威胁及日本应该采取毅然决然的态度”,指出中国军事力量的增加,对日本造成了现实的威胁。美国舆论顿时  从对前原的怀疑改为积极支持,特别是前原谈到了为了保障日本海上交通渠道的安全,日本有必要修改集体自卫权,修改宪法。对于这个提法,美国国内的见解虽然不太一致,但对前原欲挣脱美国束缚,还半信半疑。  很快前原到了中国,在北京的外交学院有一场演说。外交学院的一些教师也去旁听了他的演讲。一位教师对笔者说:“会场上的气氛很好。当时正是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中日之间出现了不愉快的时候,在靖国神社等问题上,前原的态度很明确,师生们听了以后,也觉得民主党虽然是在野党,但能够理解国外的民意。”  也正是前原在外交学院的这场演讲,让“前原炒作中国威胁论”在国际上流行了起来。日本一位大报的政治部部长对笔者说:“当时民主党内并没有炒作中国威胁论的意思。前原演讲后,来自 党内左派的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加上后来与中国一些领导人的见面被临时取消,前原很不满,但后来也很后悔。”  到2006年4月,因为民主党在追究堀江问题时使用了假证据,前原受到牵连,辞去了民主党党首的职位。  日本问题专家吴寄南在谈到民主党的一篇论文中说,民主党少壮派在主张走出美主日国的外交地位时,也强调中国军事威胁论。前原在这点上尤为显著。早在2005年前后,这个思维模式已经在前原那里成型,后来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在中国问题上  民主党与自民党并无二致  民主党政权在2009年建立起来以后,随着鸠山由纪夫前首相强调“东亚共同体”概念,人们似乎认为民主党与自民党在亚洲外交路线上有很大的不同,但其实并非如此。  日本外务省上一任发言人儿玉和夫和笔者在2009年10月10日有过一次单独会谈的时间。那时民主党政权刚刚建立不久,笔者问到民主党政权会不会执行一个和自民党很不一样的外交政策。儿玉发言人回答说:“一个国家的国家利益,不会因为政党的变化而出现太大的变化。外交更是如此。”那时,儿玉是作为外务省发言人来北京的,他并没有认为鸠山内阁会发生和麻生内阁截然不同的外交变化。  其实从前原诚司与自民党的关系上看,也能看出几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