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组天发 巨额资金不翼而飞  彭戈、王永强  谁之天发?  编者按/
346名公众股东的一纸公告书把沉寂三年的“龚家龙案”再一次推到公众面前:人都已出狱,重整三年的天发石油为何至今无法恢复上市?  更何况,地方政府在操刀这场重组之初曾承诺次年恢复上市。但三年过去了,天发股改的相关方案不但没有被通过,重组初期的资产及1.9亿元的政府财政补贴也都不翼而飞。天发自身已无重组能力,地方政府做主引进的重组方更没有重组资质,谁该为这场闹剧埋单?  了解“龚家龙案”始末的人都知道,地方政府在天发上市的第二年曾让天发打包收购了15家亏损的国有企业,此后,天发集团与地方政府再也纠缠不清。到底是公权绑架了私权,还是私权污染了公权?  12月12日,被暂停退市达3年之久的S*ST天发(000670.SZ)股权分置改革将讨论第二次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以孙伟为首的346名小股东召开发布会发布公开信,联合呼吁全体社会公众股东反对第二次股改方案。  公众股东反对S*HOME88必发,ST天发二次股改方案的原因主要是,S*ST天发现在是一个净壳并有1.9亿元荆州市财政补贴,而重组方上海舜元企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舜元投资”)和浙江金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马控股”)仅用2700万元就拿到了1亿股S*ST天发股权,占总股本约40%。  舜元投资和金马控股在拿到一个上市公司净壳的同时,还直接获利约5000万元。更滑稽的是,舜元投资虽然注册资金1亿元,但工商注册时间仅7个月,并且注册地点是30平方米的乒乓球室,当年(2007年)亏损89.95万元,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其有任何优质资产可注入。  政府介入  孙伟是沈阳银合经贸实业公司总经理。作为346名小股东的授权代表,他本人也是S*ST天发第一大流通股股东。346名小股东共计持股2083万股,占S*ST天发流通股比重14%,占总股本约7%。  孙伟不愿意和龚家龙扯上任何关系,在他看来,不管龚家龙2006年12月入狱是否存有“冤情”,现在的龚家龙从法理上已经和S*ST天发无关。然而,要说清舜元投资和金马控股如何获得了S*ST天发40%股权,龚家龙一案却无论如何绕不过去。  2006年12月,天发集团董事长龚家龙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被捕后,天发集团经营混乱情况逐渐显露。  因资金链断裂,天发集团旗下的数十家二级企业全部陷入停顿状态。而其中的两家上市公司S*ST天发、S*ST天颐因连续三年亏损分别被深交所和上交所暂停上市。若在2007年年底之前无法进行有效重组并恢复持续经营及赢利能力,两家公司都将会在2008年被取消上市资格。  对于湖北省和荆州地方政府而言,这是断不允许发生的情况。  “对两家上市公司进行重组,力保两家公司不退市就成了荆州政府最重要的任务。”当年参与天发资产处置的湖北鄂土拍卖有限公司的一位人士表示。  在此情况下,荆州市政府在2007年5月紧急成立了天发风险处置领导小组,全面进行天发集团的风险处置工作。风险处置工作的核心则是两家上市公司的债务重组。而作为拥有天发集团核心石油资产的S*ST天发的风险处置尤为引人关注。  由于天发集团债务总额逾10亿元,看起来,仅仅依靠S*ST天发自身的经营能力已经无法让天发集团起死回生。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政府决定引入实力企业对S*ST天发进行重组。  当地政府的最初重组方案是希望由一家实力央企将S*ST天发的壳与石化资产悉数接下,以确保重组后的S*ST天发能将原来的主营业务成品油批发、零售业务做大做强。但事与愿违,包括中海油、中石油、中石化以及韩国SK等曾对S*ST天发石油资产保持着高度兴趣的巨头企业最终都望而却步。  “一是S*ST天发负债沉重,大部分是银行负债,在债务清偿方面无法谈拢。另外天发的石油资产权属复杂、良莠不齐。很多企业就不愿意整体接手。”上述人士表示。  各路谈判皆无果,而S*ST天发的退市时间却日益临近。深感急迫的荆州市政府最终选择了按照当年6月新实施的《破产法》对S*ST天发进行企业重整。2007年7月,S*ST天发的债权人之一荆州市商业银行向荆州市中院提出重整申请,而该银行的大股东是荆州市财政局。2007年8月13日,荆州中院作为裁定对债务人S*ST天发下了《民事裁定书》。S*ST天发的重整开始启动。  几番调整重整策略后,在临近S*ST天发退市前两个月,舜元投资以非石油类企业突然杀出接盘,通过司法拍卖获得了S*ST天发25.99%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舜元投资并没有接手S*ST天发的资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