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称,三沙市将在近日正式成立,而当地渔政部门也加大了对于周边水域的巡航执法力度。业内人士表示,三沙市正式成立之后,包括对西沙以及整片南海纵深水域的巡航力度都将加强,届时南海局势将呈回温态势,特定水域的海洋安全问题受到关注。  在海洋权益与能源竞争不可分割的今天,走向深海,是中国实施海洋发展战略,缓解油气资源紧缺压力,保障能源安全的必然选择。  在走向深海,海洋能源中国策论坛上,中国大洋协会秘书长金建才表示,成为海洋强国必须要走向深海大洋,不仅可以影响和主导国家管辖的国际海洋事务,而且能引领大洋深海技术的发展。随着国家的发展,我们需要大力提高利用国际海域的能力。  对此,致力于研究中国海洋石油深水发展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曾恒一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走向深水的过程中面临两大瓶颈问题:一是深水技术要突破;二是深水装备要具备。“但也有两大前沿技术:深海空间站技术;深海远程补给基地——人工海湾技术”,曾坦言。  据悉,5月9日,中国首座代表当今世界最先进水平的第六代半潜式深水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在南海1500米水下开钻,标志着中国在深海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第一次有了自主研发和国际竞争能力,“深水战略”由此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此次开钻的南海,拥有约占中国油气总资源量的三分之一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其中70%的资源都蕴藏于150多万平方公里的深水区域。这充分印证了,深海必将成为中国具有战略接替性的油气开发新领域。  对此,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车长波认为:“当前看,美国经济疲软、欧债危机以及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需求成为今年影响全球原油供需的关键因素,美国原油需求下滑已经维持了一段较长时间,欧洲能源需求受主题债务危机影响还将进一步下滑,与欧美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的原油需求仍为增长主力。”  无论维护海洋权益,还是保障能源安全,都是各个国家企业实力的较量,中国海洋及能源事业的顺利推进,需要拥有规模、资金和技术优势的国有大型企业发挥主力作用。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局副局长楚序平告诉记者,中国海油钻井平台此时进驻南海,其意义远不止在经济、技术领域,更体现了国家战略,也是解决中国油气短缺的重要举措。“在南海建立起新的南海大庆,保障国家的油气供给。东亚国家特别是南海周边诸国领导,应该有超常的智慧,以更大的智慧,做好南海油气开发的顶层设计。”  同时,楚序平还建议国家应建立南海周边国家石油天然气主权同盟、南海周边国家石油天然气企业联盟、南海周边国家深海石油天然气技术联盟。以更好做好南海周边国家的能源保护。  中国前驻俄少将国防武官、上合组织高级能源顾问王海运就此认为,中国要成为海洋经济大国、强国,必须向海洋寻求发展空间,安全空间,地缘空间。“应提升全民海洋意识;加强海洋主权管辖,改变多头管理的局面;尽快发表“海洋问题白皮书”;
利用各种形式,各种国际论坛广泛宣示中国立场,要鼓励渔民和有资质的民营公司参与海洋经济活动;积极推进国际合作,在争议海域资源的开发必须迈出实质性步伐。”  而面对国际能源格局和油气秩序的变迁与海洋权益的竞争相互交织,海洋局势逐渐敏感、挑战倍增。中国要实施海洋战略,保障能源安全,必须根据当前国际形势,因势而为做出恰当选择。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小杰表示:从国家层面来说,在战略和政策制订上不妨把深海作为非常规的资源来对待,以新的眼光和认识来理性、科学地看待和规划深海勘探开发和发展。“有关部门也必须制订综合统一的海洋资源开发方案和配套性的法律法规,最后对深海的开发成为被公众理解和接纳,深海的成果与其它产业配合,最后惠及于公众,最终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福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