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丽丽从联通混改到“中国神电”破壳,央企重组明显加速,有统计显示,从去年6月至今,已有八次央企重组,到今年年底,央企数量有望减至90家以内。对此,国企改革专家、中企之声研究院院长李锦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如果说前一阶段的国企改革,重在‘夯基垒台、选材备料、立柱架梁’的话,那么,2016年以来,国企改革重点逐渐转移到相对具体的操作层面,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施工高峰期’。”9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十八大以来国有企业改革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发布会上表示,五年来,国企改革红利逐渐释放,成效日趋明显。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企业市场化运行机制更加完善,从中央企业看集团化管控能力不断提升,企业运行质量和效率、发展活力和动力不断提升。肖亚庆透露,截至2016年底,中央企业资产总额达到50.5万亿元,和前一个五年相比增加了80%;从效益来看,这五年效益是6.4万亿元,增加了30.6%,也是增加幅度比较高的。上交各种税费10.3万亿元,增加了63.5%,今年1~8月份继续保持这样一个良好的态势,中央企业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5.7%,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7.3%,都是历史同期增加量最高的。联通混改破题改革焦点问题应该说,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五年来国企改革最大的热点之一,如果说2014年、2015年还处于热议或有序等待阶段的话,那么,从2016年9月开始,央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开始进入高潮,特别是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把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国企改革的突破口以后,央企混改的力度明显加大,思路也得到了拓宽。李锦告诉记者:“对于混改,一开始是存在思想理论分歧的,政府智库部门的研讨会,多围绕股权多少来讨论,一方维护公有制,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一方鼓吹私有化,显露消灭国企的意图。讨论的焦点集中在所有权上,而不是经营权上;本质是要不要改革,要什么样的改革,而不是怎样改革。”回顾央企混改的政策节点,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新时期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作出了总体部署。但是,直到2016年9月,混改才迈出“实质性步伐”,国家发改委确定了第一批9家央企混改试点项目。作为中国大型国企里面唯一一家集团整体混改试点单位,中国联通混改拉开了国企混改的序幕。在李锦看来,联通混改试点从去年9月底开始,是国企混改形成突破势头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而联通混改的一个大的背景就是中央深改组会议提出要形成允许改革有失误、但不允许不改革的导向,特别是“对滞后的工作要倒排工期,迎头赶上”。这为联通在探讨混改路径上提供了有力的政策背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在李锦看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国企发展引入一个新周期,是这五年国企改革的转折点,在不到两年的时间中所创造的改革红利,极为显著。其中,最典型的表现就是中国经济在连续48个月下行后,在2016年10月开始逆势上扬,进入分化、优化新阶段。公开数据显示:国有控股工业企业2016年实现利润总额增长6.7%。不仅终止了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两年的下降态势,同时还创造了2012年以来的最高增速。2017年上半年,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2.5万亿元,同比增长16.8%,实现连续5个月保持两位数增长;累计实现利润总额7218亿元,同比增长15.8%,净利润5353.2亿元,同比增长18.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