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张漫游
北京报道得益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机遇,我们社会和家庭的财富的积累日益扩大,一批民营企业在自身成长的同时,更为中国经济发展添砖加瓦,也催生了中国的私人银行业务。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临之际,社会也注意到,随着第一代创富人群迈入天命之年,中国财富代际传承的时代悄然而至。民营企业的家族传承是家事亦是国事,但家族财富管理行业在国内刚刚兴起,超高净值人士对家族财富传承着手启动的并不多,权威研究也尚属空白,如何开展代际传承,吸引了社会各界的目光。11月28日,伴随中国私人银行业务走过十年的中国工商银行,在北京正式发布《中国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通过对国内超高净值家族财富的全方位调研,围绕中国家族特征、中国家族企业特征、中国家族传承思维、中国家族传承思考等方面洞悉当前传承规划的优势与缺口,试图找出代际沟通与家族治理的最佳实践模式,为私人银行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工行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报告》是工行与专注于家族财富领域研究的亚太菁英财富管理学院合作而成,历时一年筹备。样本数据包含全国近1200
名可投资资产在5000万元以上的超高净值人士,由300余位工银私人银行财富顾问面对面与客户进行访谈,每位客户平均耗时77分钟。《报告》显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金融投资追求稳健,在资产配置方面,受访超高净值人士追求稳健、中低风险类金融资产配置占比高达65%,其次是房地产,占比19%,高风险类金融资产配置比率仅为13%。整体来看,受访超高净值人群资产全球化程度较低,92%的资产配置在国内。但随着财富的积累,家族事业和财富均面临传承问题。工行私人银行部副总经理徐卫东介绍道,在调查中,受访者56%超过了50岁,其子女已经不准备进入社会;75%受访者家族正在考虑或者是准备代际传承,代际传承确实已进入了风口。不过企业的接班是个挑战,《报告》显示,75%的受访家族尚未进入家族企业的交班阶段,在创富一代超过50岁的家族中,仍有31%理应处于交班阶段的家族企业还未进入交班过程。不过,独生子女为代际传承增加挑战。《报告》中指出,在受访者中,45%超高净值家族仅有一位子女。调研发现,独生子女家庭与多子女家庭,对于子女未来发展的期许有显著差异。独生子女家长希望子女承接家业的占比较多子女家长低15个百分点,他们更多希望子女向专业人士发展。同时独生子女家长在评估子女接班意愿和能力方面,均低于多子女家长。这一现象或构成中国家族企业传承上的独有挑战。对于如何进行家族传承,工行亦提出了六点思考,即传承家族的理念,传递家族价值观;优化代际沟通,“放权而不放手”;确保财富永续,寻找应对时代变迁的最优方案;养成事业能力,让家族二代在一代的基础上出类拔萃;再创家族兴盛,积累家族世代创富的实力;达成家族永续:以更长远的眼光规划家族治理机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